【王方王】冠军之梦(下)

方士谦的声音越发小了,可能自己也觉得这话有些可笑。

“我总觉得这一赛季我们能拿冠军。”

王杰希没有笑,他沉默了。

冠军。

这个词,是那样的诱人,那样的耀眼。仿佛立在高山之巅的一颗明星,他们所有人浴血奋战,跋山涉水,流的每一滴汗和泪,也不过是为了要与它跟接近一步。

对每个选手来说,进入荣耀的最大梦想,都是成为冠军。

因为知道自己有着不输于任何顶尖大神的实力,所以他的这个梦想更加迫切更加真实。

可是王杰希是一个理性的人,他更知道自己的对手是多么的强大。

在赛初的时候,他看到论坛上的一个预测第五赛季冠军的投票数。上个赛季势不可挡,力破嘉世王朝的霸图票数第一,位居榜首;下面则是依然被公认为联盟最强者的战神叶秋和他的新搭档带领的嘉世,声称要卷土重来;紧随其后的是风头强劲的百花,他们的繁花血景依然是大部分人的噩梦,接下来是皇风……

微草的票数很可怜,看评论还有部分是因为对他魔术师打法的热爱才投的。

他在第二赛季认识的两个朋友带领的蓝雨战队还排在他们的前一位。

这两个奇葩……一个话多到让人头疼,一个手残到让人无语,但是就这样的两个人,竟然配合的恰到好处,黄少天也确实实力强劲,上个赛季蓝雨的成绩比微草还好一点。

前面的大山似乎完全不可逾越,后面又涌现出那么多的新秀,梦想很美好,可现实看上去却略微有些惨淡。

他甚至换了自己最擅长的打法来适应整队的战术配合,这样的战略是否真的可行,他现在心里也还是没有个定数。

是的,他们已经拼尽全力了,可是别人难道不是如此吗?

毕竟,冠军只有一个啊。

王杰希不由得攥紧了手中的杂志。

可以吗?

他真的可以带领大家登上那个宝座,创立属于微草的神话吗?

“王队!王杰希!”方士谦见他沉默了许久不说话,忙伸手摇他:“诶诶,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不要有太大压力啊!”

王杰希却突然开口,语气里罕见地有了几分迟疑:“我们,可以吗?”

然后他感到一双略微冰凉的手抓住了他的肩膀,把他整个人扭了过去。

方士谦眼中仿佛燃烧着炽热的火焰,用一种他很少见过的严肃神情注视着他。

“王杰希,我告诉你啊,我们一定可以!”

“因为微草有全联盟最好的队长!”

“我们队长会为了整个队伍放弃自己的称号和打法,为了战队成绩熬夜看分析材料,他一出道就是天才,根本不比叶秋差……”

方士谦话还没说完,已经感觉到了迷之肉麻,忍不住自己破功笑了。虽然这是他的心里话没错,但他还是不由地从脸上红到了耳根。

“反正……我就觉得他是,那个,全联盟最好的选手……最好的队长!”

方士谦最后憋着红脸,硬是结结巴巴把话给说完了。

王杰希看着灯下的少年,突然觉得自己得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赞美。

他伸手握住方士谦的手,他的手是温热的:“恩,一定可以的。”

不管前面有多少艰难险阻,他也要迎头而上。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在奋斗,荣耀也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他还有一群永远支持他的队友,叶秋和韩文清能做到的,为什么他不能呢?

“我们一定可以!”

“微草的队长是最棒的!”

直到第五赛季末,他们真的站在了决赛现场,真的战胜了一路疯狂声势浩荡的百花战队的那一刻,王杰希在恍惚中又看到了方士谦那坚定而又真挚的表情。

那一夜,荣耀的无上光辉属于微草!

那一夜,会场内人声沸腾,所有的微草粉丝歇斯底里地呐喊挥舞,礼花爆炸的光影与粉丝们的身影交错成一片,他们几乎彻夜不眠地欢呼雀跃,叫着每一个队员的名字,直到声嘶力竭。

叫的最多的,还是王杰希。

他们热爱的魔术师,没有辜负他们的泪水和鲜花,在改变了魔术师打法之后,他给了他们一个真正的惊天魔术!

会场的中央台上,方士谦此刻真的像个小男孩一样,忍不住哭又忍不住要笑,见到人就抱,一把鼻涕一把泪,完全不知道是什么表情,不过好在每个人都差不了多少,也没人笑话他。

倒是队长王杰希还算是沉稳,他低头望着自己略微颤抖的手,一时间不敢相信这是现实。

猛然间一个少年扑了过来,狠狠把他揽到怀里,头搁在他的肩膀上,他感觉大滴的眼泪湿润了自己的衬衫。

王杰希伸出手,用力回抱住这个又哭又笑的治疗之神,感受着对方炽热的体温和急促的呼吸,他无比真实地感受到:是真的!我们赢了!

王杰希的眼前突然一阵湿润。

另外一个队友也凑过来,与他们紧紧抱在一起,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

一片喧嚣声中,王杰希听到方士谦在他肩颈边喃呢了几个字。

“王杰希,我……”

一束烟花却在此时倏然炸裂,把方士谦的声音完全淹没,只有点点耀眼的金色火星在他们头上如瀑布般绽放。

叫我吗?王杰希想,但是他没有马上发问。

明天吧,明天找个时候问问他说了什么。

现在,就让这一刻停留的再久一点,再久一点吧,让它永远印在我的记忆中,永不褪色。

 

写到最后发现变成了友情向!!不可以不可以我王不可以再注孤生了!!于是机智地补上了最后一段,就当是方神表白了吧,悲剧的老王没听到……
方神生快!这文完结了,希望大家食用愉快!有脑洞的话会继续写写的!

【王方王】冠军之梦(中)

“来份《电竞周刊》,谢谢。”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微草俱乐部门口的报刊亭差不多就要关门的时候,一个男子走到窗前,低声说道。

里面的老伯应了一声,他正忙着收拾东西,也没顾上看外面的人是谁,就直接递了一份出去。

如果他真的往外瞄上一眼,他一定能认出来,这就是他所支持的电竞战队队长,魔术师王杰希。

此刻,王杰希刚刚从北源酒店吃完出来散步。因为电竞选手不能喝酒,明天也还有训练,所以大家吃的快散的也快。谁也没想到,他等大家都回宿舍或者直接回家后,会绕了一圈,来到报亭买一份俱乐部里已经订了的杂志。

所谓魔术师的奇怪思路,就是这样。

虽然外人看起来可能是匪夷所思脑洞清奇,但是对他自己而言,却是再正确再普通不过的做法。

很少有人能跟得上他的思路,所以他也习惯了自己特立独行的行为,有时候甚至不太愿意开口去解释。毕竟如果你每做一件事都要跟人说明清楚,这样的日子真的太麻烦了。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这回有人跟上了。

“都故意不让你看了,你这叫找虐啊小王同志!”

方士谦在他身后的一棵梧桐树边歪歪靠着,朝他招了招手,披了件微草战队的外套,笑的一脸无辜纯良,仿佛两人真的是碰巧遇到了一般。

方士谦对他的称呼是分场合的,和队友们在一起的时候会老实叫他王队或者队长,如果就两个人的话,各种乱七八糟的称呼就全出来了,什么小王同志,大眼同学……王杰希现在已经习惯不去纠正他了,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知道是叫自己就行了。

王杰希笑了笑,朝他走了过去。

他已经看到了队友们不想让自己看到的东西。

与对方士谦的溢美之词相反,《电竞周刊》内页刊登了一个触目惊心的红色大标题:魔术师的陨落!

然后下面跟着一篇长文,例数从王杰希上赛季糟糕的团队赛记录,到这赛季魔术师打法不再的表现,接着是一长串的问句:

“魔术师是怎么了?难道是被第四赛季蜂拥而出的新人吓到了吗?众所周知,微草战队是靠魔术师打法出名的,没有了魔术师的微草该何去何从,又该由谁来带领?难道真的要靠一个治疗吗?!”

“现在的杂志都爱耸人听闻。”方士谦批判道。

昏黄的路灯下,两个人并肩环绕着微草俱乐部的小操场走路,四周寂静无人,只有夏末秋初的几只知了还时不时会叫唤两声,略微陈旧的跑道上拉出了两条长长交错的身影,氛围竟然十分和谐。

王杰希心想:那是谁今天早上被一个封面高兴成那副德行啊?

不过他没问出来,反而问了一句:“你怎么找到我的?”

方士谦理直气壮地说:“你今天早上看了我一眼啊!我就知道不对劲了,你肯定发现我们不让你看这杂志了,然后以你的性格,肯定会默不作声地去买个自己看!搞笑,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

王杰希哈哈了几声,心里莫名有点开心和感动。

平心而论,第一眼看到这个标题时,他心里还真是有点不舒服。自己做的努力被人讽刺的感觉确实不好受。

但面对自己的队友,他又觉得这点事根本不算什么。

“我真没什么,我自己做的事我还不知道吗?”

这话一下子又跳回了杂志的内容,但是方士谦马上就理解了,张口就是一连串炮轰:“明明是你自己换了个打法想要和我们打好配合,非要说什么陨落什么辉煌不再,就是那个左什么来着的那个,什么烂记者啊这是!我们不让你看,就是觉得这个新闻太弱智了,看了都浪费你宝贵的时间!”

王杰希扭头,方士谦看上去比自己还激动,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熹微的灯光下映照着他气鼓鼓的脸庞。

这个家伙虽然比自己大一岁,但是跟自己一贯稳重不同,不管从谈吐还是从眉宇间,都还保留一丝很天真单纯的少年感。当然,这也归功于全队对治疗之神的关爱和保护……

方士谦又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十分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你一入队就是队长,肩上担子重,你也要偶尔放松一下嘛,你以前可比现在好玩多了!”

“我什么时候好玩过了?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王杰希实在不能容忍对方这么瞎扯了。

“诶?”方士谦愣了愣:“你看,以前我说你的时候你还会很苦闷地挠头什么的,现在就直接顶回来了!不好玩!”

王杰希感觉被口水呛了一下,现在被这么一闹,感觉心里刚才那点刺也彻底没有了。

有的只是深深的无力感……

如果粉丝们知道治疗之神是这么个幼稚的家伙,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王杰希突然发问:“你觉得我这个赛季的表现怎么样?”

方士谦停步想了想:“我觉得挺好的。你知道的,我们都配合这么久了,都没啥特别的感觉了。”

“……”

“一定要说的话,觉得以前是你一个人飞,现在感觉,你想带着我们一起飞。”

“带的动吗?”王杰希问。

“嘿嘿,上次比赛感觉还行!”方士谦突然神采飞扬地笑起来。

走了一圈后,王杰希问他要不要坐一会儿,然后两人就走到到操场角落的木椅前,椅子后面正对着微草俱乐部那刚刚新翻修过的四层综合楼,淡绿色的钢化玻璃外壳覆盖全楼,顶部耸立着硕大的微草战队徽章,在暗夜中闪烁着绿色的光辉,耀眼非凡。

楼上零星浮现着点点灯光,应该是技术人员在连夜开发新的武器或者是分析资料。

方士谦扭头,遥望着微草大本营,眼睛里透出几分神思。

“没想到,来微草也有三年了啊。”他感叹着,队友与对手,成功与失败,一幕幕往事突然在脑海里回闪而过,看着战队在一点一点的壮大成熟,他心中不禁油然而生诸多感慨。

王杰希也注视着微草别具一格的大楼,心中想的却是:今年要打到什么程度才能够让赞助商拨钱把宿舍也翻新一遍呢?

方士谦突然问王杰希:“你当初是怎么进微草的?”

王杰希笑了。他是俱乐部最早发掘的苗子,他诡谲莫测的打法和对魔道学者似乎天生的操控能力一被发现,几乎是马上就被高层当做重点保护对象包围住了。

因为是由高层领导出面跟他家里和学校各种谈判,所以他休学入训练营,自己反而没有费什么力气。

他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只要你自己愿意,一切都由我们来搞定。”

听林队说,当时的指示是:倾家荡产也要拿下王杰希!他就是我们的希望!

现在想来,微草对自己,真的是太关爱有加了。

“你呢?”王杰希尽量简单说完了自己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待遇后,反问道。

“我啊!”方士谦双手叉在脑后,半仰靠在木椅上,眯着眼说:“当时联盟也没这么正规啦,还是林队在网游里跟我组过队,问我有没有兴趣往职业发展。我一想,嘿,打游戏还能挣钱多好的事啊!就说好呀,反正来玩玩也好,又不求啥名利。”

他说着自己也乐了:“你说这人也挺奇怪,当初虽然是想着不求什么,但是你到了这个环境里,不自觉得就会想要去争,就想要去赢。”

“是的。”王杰希默默地点头回应。这种体会,是联盟里每个选手都会有的。

“我就觉得吧,微草这么好的战队,大家每个人都这么好这么努力,一定不能输了,输了大家该多伤心啊。”方士谦不自觉吐露了心声,感觉自己的想法颇有些幼稚,拍了拍胸口笑着说:“真的,这个真的是我最本质的想法,我真的不希望看到大家失败后的难过,所以想要大家能够一直赢到最后,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很开心。”

也不能说错就是了……王杰希想道,方士谦是第二赛季的选手,跟他们这种一进联盟就被教育要夺冠的苗子相比,他的想法还是偏于感性了一点。

不过,如果每个人都是出于纯粹的夺冠之心而参加比赛的话,或许以后的联盟,会是赤裸裸的胜者为王的时代,大家都为了冠军而不是团队而奋斗……

“王队……”

王杰希从自己的神游中清醒过来,他抬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方士谦换了个叫法。

“我有个想法……说了你不能笑话我!”

王杰希听了这话就想笑,这又是闹哪一出?

但他还是尽力克制住:“好,你说。”

对方顿了顿,有些小声,不好意思地说:“我今天一直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

“恩?”

方士谦的声音越发小了,可能自己也觉得这话有些可笑。

“我总觉得这个赛季我们能拿冠军。”







ps 写的时候万万没想到会正好碰上小方的生日!方神生日快乐!希望虫爹下本番外早点出吧!

话说这篇文的初衷就是想让方神说最后那句话哈哈!

还剩下一点修改完就发∽

[王方王]冠军之梦(上)

时间设定在第五赛季初期

要是有人看就写下……

 

早上,王杰希照例到微草食堂买早点,食堂大妈突然一把拉住他,关切地问道:“小王啊,小方今天是怎么了?”

小方?方士谦?

王杰希愣了一下,反问道:“他怎么了?”

“哎呦,今天一大早就听到他一路从外面哈哈哈笑到食堂,绕了一圈,什么也没买就直接又出去了!”

大妈口气有点焦急,她对方士谦这个有礼貌又温和的孩子印象特别好。

“哦,他可能忘记买东西了吧。”王杰希耸了耸肩。说实话,他对方士谦能做出这种事一点也不惊讶。

“可是!他这么来回走了有三四次!”

“……”

于是,王杰希到了微草训练室里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口问:“士谦今天怎么了?”

“疯了!”

“傻了!”

“醉了!”

“哈哈哈……”

队友们一唱一和,仿佛都被方士谦传染了,此起彼伏的笑声跟平日里严肃紧张的训练氛围大相径庭。

一位前辈拿了本书晃了晃,塞到了王杰希手里,笑着摇头道:“从今天早上看到这玩意起,先是哈哈哈哈一阵狂笑,时不时嘿嘿嘿,然后又噗噗噗,叫他他也没反应。整个人跟梦游似的,在训练营里乱逛,逮着人就给人看这个。我看着这实在太……就给没收了。”

王杰希低头,然后他也笑了。

最新一期的《电竞周刊》的版头上,赫然写着:

“方士谦——当之无愧的治疗之神!”

这个新闻写的是微草上场爆冷6:4击败上届冠军霸图的战况。方士谦在团队战里使着冬春夏草跟霸图的石不转你一个神圣之火我一个圣诫之光,原本只是的辅助角色给他们两个硬是打成了整场比赛的一大亮点。

在这篇版头新闻上,记者热情洋溢地大肆赞扬了方士谦的团队观和大局观:

“无论从数据分析和现场录像来看,方士谦的操作速度和对攻防时机的把握都要比张新杰胜上一筹。微草这位治疗大神,经过两个赛季的淬火磨砺,已经显示出了其超越一般治疗的控制力,他对牧师和守护天使的无缝转换更是让他成为一个难以应付的对手……”

洋洋洒洒的一大篇,王杰希一字一句读下来,比读自己当年登上版头的那篇新闻更认真仔细。

相比夸奖他自己,王杰希更喜欢看别人夸奖自己的队友,或者是微草。

他也知道,方士谦的这个称号来得不容易。

表现突出的他,其实在第三赛季就隐隐被联盟所有人公认为是治疗职业最强者,但是第四赛季霸图找来了一个新人牧师张新杰。虽然不像方士谦一样玩转两个职业,但张新杰对于时机的把握和战局的布置都十分抢眼,不仅在强手辈出的第四赛季中揽获“最佳新人”的称号,还助霸图一举打破嘉世三联冠的王朝时代,成为如今联盟内炙手可热的人物。甚至有评论认为:治疗之神这个称号,到底给谁还另待商榷。

反观方士谦,评论一般都是:“虽然能力毋庸置疑,但是治疗作为一个辅助职业,还是需要与一个优秀的团队进行紧密合作才能充分发挥出其价值……”

“神经病!无聊!”方士谦对这种报道的态度一直都是不屑一顾。他打心眼里觉得微草是最好的战队,对于这种明里夸他暗里贬微草的新闻,他恨不得直接上场跟作者掐一架。

但是,作为一个电竞职业选手,作为相处了两年多的亲密队友,王杰希知道方士谦心里是不服的。

不管嘴上怎么说,他心里还是有一颗不屈不饶的求胜之心。

今年夏休,鉴于上个赛季成绩并不乐观,王杰希为了寻求突破,独自留在了训练营里做资料分析和加训。因为怕打扰大家休息,他刻意没有告诉其他人这个决定,但是夏休的第一天,一出门就和刚从食堂出来还啃着包子的方士谦打了个照脸。

对此,方士谦只是淡淡地解释说:“没什么,反正在家里也是闲着打游戏,不如在宿舍方便。”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拼命做各种惨无人道的手速和反应练习,反复观看堆积如山的对手资料和视频,竟然也能够忙的有时连饭都忘了吃。这个时候方士谦就会从泡面箱里拎两包出来,得意洋洋地说:“看,还是前辈我考虑周到吧!”

过了十多天,不知道这个消息是怎么给其他队友知道了,然后王杰希收到了各种各样的消息:

“靠!开小灶不找我们啊!不够意思啊王队!”

“哎呀!你们都在训练营呐!早说呀,在家里都憋出翔了,明天就坐火车过去找你们!”

“明天九点训练营见!请客啊!”

     ……

然后不出三天,微草战队的所有正式队员都集中在一起,复盘,加训,战术学习,还有晚上轮流请烧烤。

没有人喊累,没有人抱怨,每个人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王杰希为有着这样优秀的队友,这样和谐友爱的战队感到深深的骄傲,他也希望大家能在惊叹绚丽无比的魔术师打法之外,看到所有人的努力和成就。

而在另一边,方士谦趴在训练桌上,手上攥着一份不知道从哪里又弄来了的《电竞周刊》。他看着封面上自己的略带羞涩的笑脸,以及身边环绕着的冬虫夏草和防风两个角色账号图,心里充盈着随时就要放声大笑的喜悦,只剩下四个大字在脑海里不停滚动:此生无憾!

周围的队友已经调侃了他一轮,从“今天忘吃药了吗?”到“你偷藏的面包被王队发现啦!”可是方士谦好像没有听到一般,只是不时发出吃吃的笑声,沉浸在自己的欢天喜地中不可自拔。

“看你这嘚瑟的德行!没救了!”一位老前辈笑着推了他一把:“你看人家王队,一出场就是魔术师也没见他得意成你这样,这才叫大将风范!你八辈子都赶不上!”

王杰希听到前辈这么评价自己,只是微微一笑。他是真不觉得被叫魔术师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这只是他的荣誉,对于微草而言,似乎多一个魔术师,也不能带领他们走向冠军。

那这个称号在他看来就没什么意义了。

他翻开《电竞周刊》的内页,想看看还有什么其他内容,突然手上的书就被人拿走了,一个队友推着他走到了方士谦面前,大叫:“小方!王队来了!你快醒醒!”

方士谦看到了王杰希,仿佛真的有点从梦中惊醒的样子,急忙起身,王杰希赶紧说:“你别起来了,就坐着吧,你起来我还不太习惯。”

哈哈哈!周围一片人集体笑倒了。

王杰希个子高,从小习惯俯视看人,但是偏偏队里有个方士谦,比他还高两厘米,有的时候王杰希跟他谈话心里都不禁在想:抬头看人的感觉真的好奇怪啊……

方士谦摸摸头,嘿嘿笑了,他知道小王队长对自己身高的怨念,所以这笑声里颇有几分得意。

“队长说点话啊!小方这次干得漂亮,给点鼓励!”经过一场胜仗,大家情绪都很高涨,集体起哄道。

王杰希斟酌了一下,其实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夸一位比自己资历还老的前辈。况且不像一开始那样互相看不顺眼,他和方士谦关系已经在无数碗泡面和无数次争锋相对的讨论中非常亲密了,所以更加不知道怎么以一个队长的身份去夸奖。

方士谦倒是老实地坐在椅子上,他也知道这种话不是王杰希擅长的,所以他仰着头,朝王杰希调侃地眨了眨眼,十分期待他接下来的话。

这家伙是要看戏吗……

王杰希抿了抿嘴,说道:“治疗之神,很好听的名字。”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我觉得,比魔术师好听。”

哈哈哈!周围一片人又一次笑倒了。

“王队,你讲冷笑话的功力越发深厚了!”大家纷纷赞扬道,这是一个多么大的进步啊!

可是,我没有在讲笑话啊。王杰希心里默默想着。

“小方啊!你是没看见,队长刚才看到这新闻的时候,笑得可开心了!比自己当魔术师的时候都开心呢!”队友们又起哄方士谦:“你也说两句感谢一下。”

方士谦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王杰希一眼,但是嘴上却说道:“这有什么的,他当时上头条被封魔术师的时候,我也笑的比他开心好吧!”

这人,太无耻了!这两个有可比性吗?

王杰希听着这话,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然后他说出的下一句话就是:“好了,过去的胜利毕竟是过去了,我们面前还有很多场比赛。虽然上场我们赢了,但其实还是暴露出一些问题来,现在去放映室做复盘。”

唉!王队虽然年纪小,干正事可是一点都不含糊!

大家乐也乐过了,于是纷纷扭头出门左转放映室。王杰希留到了后面,看着桌子上那份《电竞周刊》,伸手想拿过来再瞧瞧。

突然,一只手抢先一步,生生在他面前把周刊拿走了。

方士谦揽着他的肩膀说:“哎呀,这周刊我要拿回去做纪念。诶,我说王队,今天我请客去外面吃吧!你说隔壁的北源酒店怎么样呢?”

王杰希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

方士谦大叫:“干嘛这么看着我啊!”他心里有句话没说出来:大哥你不知道你这大小眼这么看人有点可怕吗?

王杰希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突然大声说:“大家注意一下,士谦说要请我们去北京饭店吃饭!”

“诶诶诶!你别闹!”方士谦急了,北源饭店和北京饭店这消费档次可不是差了一两档:“是北源!是北源!不要被这家伙骗了!”